ufo 最新消息,尽在UFO之家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ufojia.com
当前位置: ufo > 未解之谜 > 苏北乡村鬼事-中国灵异事件

苏北乡村鬼事-中国灵异事件

发布时间:2012-10-29 15:15内容来源:UFO之家网 点击:
关注公众号“UFO之家网”每天推送全球最新UFO,外星人,麦田怪圈,灵异事件,搜索微信公众号ufojia添加。

 徐州因战争而出名,那么,故事就从战争开始讲起。

 
1930年入夏,夜里,村里人都在酣睡,就听着老远处传来轰鸣的枪炮声,耳根子灵应的早都一股脑腾起了身,慌忙之中穿上鞋,开了屋门,站在院子里往高了张望。
 
老李头坐在床上愣了阵,用力拍了下大腿,顺手摸来一件马褂,披在肩上起了身,“吱呀”一声开了门,站在院子里望了望,又朝着院外走去。
 
外边路上站着三三俩俩的村民,嘀嘀咕咕说个不停。
 
“李大哥,你听听,在打仗呢,你说这日子怎么过啊,今年都是第二回了,让人提心吊胆的”隔壁德顺家媳妇边说边拍着大腿。
 
“嗯啊,又打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打到咱们村来”老李头叹了口气,伸长了脖子才能看着零星的炮火光亮,“远着呢,别操心”
 
“说是这么说,我都想着跟张德顺带着全家躲命呢”
 
“躲命?”老李头看了眼张德顺两口子,继续说到“往那躲?这一马平川的,要山没山,要沟没沟的,就是挖个坑把自己埋了,也能冒出个土包包,躲不了”
 
“上山呗?”
 
“这龟山能遮个啥啊?全是石头蛋蛋,上头的树茬子还没你高呢,藏个兔子还可以,藏个人不行”
 
“这可怎办呢?要是万一打过来呢?”
 
“打过来,你就想着打过来!”,老李头甩了一句,继续说到“上次没能打过来,这次…这次估计也不会”。
 
一旁的张德顺神秘兮兮的小步挪到老李头跟前,冲着老李头的耳根子小声说到“李哥,这次无论如何你得叫上我。”
 
老李头侧头瞅了眼张德顺,故作神秘的疑问道“叫上你干啥?”
 
张德顺神秘的笑了笑,怕了下老李头交紧的胳膊,说到“上次那事,带上我呗”
 
老李头摇了摇头,说到“那事啊,恩,这次我不打算过去了,没啥收获”
 
“李哥,你不用说的太明,我其实知道”
 
“你知道?你知道个甚!”,老李头丢了这句话就往院里走去,进了里屋将门插上,轻手轻脚的往床上一躺,人却手抓头皮睡不着了。
 
张德顺想干嘛,老李头心里明白,上次自己吓破了胆,捡来的东西才换来几个钱?倒是那钢盔倒成的锄头甚是好用,够锋利,锋利的可以当刀使。老李头回想着自己上次的经历,半宿没合眼,那种侵入骨髓的阴冷之感让他晚上想起全身如筛糠一般颤栗。
 
枪炮声消停了两夜,第二天中午,张德顺拐进了老李头的院子,他仍旧笑着,声如讨好般的叫了声“李哥”,然后笑而不语的看着看老李头。老李头皱了下眉头,又看了看屋里的儿子,冲着张德顺说“今晚出发,记得,别叫旁人了,人多手杂,容易被发现,到时候”,“哎呀,李哥,你就放心吧,这掉脑袋的事情,我怎会招呼旁人?就咱们两个!”,老李头话茬还有半截留在嘴里, 就被张德顺抢了去。老李头旁的也没说,只是让张德顺带上火柴,砍刀,麻布袋即可。
 
日天刚入黑,张德顺跟老李头推了辆独牛车,摸去了战场。
 
二人先是晃晃悠悠出了村子,行出半里路后便加紧了步子。有道是“月黑风高,办事不妙”,这天晚上月亮真真切切的黑着老脸,星星未见半颗,四下里了没了人声,只听得偶尔的一两声守夜的蛤蟆有气无力的“呱”叫几声,风是有一阵没一阵的吹,扬起的灰尘稞子时不时的打在脸上,吹进眼里,老不舒服。
 
老李头抬头看了看天,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慌”,也许是上次的惊吓在他心里生了根发了芽。上一次战后,老李头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去了战场,只但寻思着找几件值钱的东西,变卖了补贴家用。老李头媳妇死的早,这些年就靠自己既当爹又当妈的拉扯着个孩子,啥事也没咋做,这些又是年兵荒马乱的,家里就快没了余粮,自己受点罪倒是没啥,饿着了宝贝儿子老李头心里不忍。
 
上次老李头独自一人猫着腰板,偷偷摸摸地四下里张望着,费了老大的劲,才捡了些皮带,钢盔,这些都是不值钱的玩意。老李头叹了口气,刚要扭头回家,不远处一个死兵的腰间有个东西应着白月光,幽幽发着白亮。老李头心头一亮,摸了过去。那是块掌心大小的玉石,老李头摸了一下,冰凉而温润,“这是好东西”,老李头心里说了句,正要准备割断系绳,突然听得一声低吼,左肩头上猛的一震,像似被人用力拍打了一下,老李头心里“咯噔”一下,身子便从头凉到脚丫子,只觉着右侧小腹处得瑟的厉害,扯着蛋疼,疼的自己迈不开步子。一丝冷汗滑落鼻尖,老李头放下了握在手中的玉石,侧头往左肩看去,肩上啥也没有,再往后望去,依旧空空如也。
 
来的路上,老李头早已预料到自己这趟可能会碰着东西,心里也有了底。谁知道真的碰着了,还是把自己吓的半死。
 
老李深呼了几口气,定了定神,慢慢支起身子,瞄了瞄四下里并无活人,便扯开腿脚跑,尚未跑开十个步子,老李头又停了下来,心里琢磨着这到手的美玉没理由丢掉啊,再说了,这种地方撞点东西太正常了,想到这里,老李头猛的挥了下手中的砍刀,嗓子里低吼一声“谁他妈该惹我?老子就剁了它,给它碎尸!”
 
给自己打了气后,老李头又猫着身子,并着步子来到那玉石边上,手起刀落,抓着玉石,拎起旁边的麻布袋就跑,一口气跑出了二里地,人就惊吓的虚脱了,一路上老李头跑跑停停,背后本无人,但他仍觉着脖颈上像似被人吹着冷气。老李头回到家中才发觉身上的棉袄都给冷汗浸湿了半茬。
 
“李哥,你琢磨什么呢?”一旁的张德顺问道。
 
“没啥”,老李头方才的回忆被张德顺打断,随口应付了一句。
 
“那你跟我说说上次的经历呗”
 
“上次啊,上次没啥经历”,老李头轻松的说着, 未敢将“拍肩膀”的事情告诉张德顺,怕吓着他。这次行动带上张德顺一起,正是为了有个伴,心里能安稳些。
 
“你真的愿意去?”
 
“你这不屁话!这都走出村子二里地了,还用问?”张德顺子回答到。
 
“那就好,到了地方,要小心点,那里有点邪!”老李头微微一笑,瞄了张德顺子一眼。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遇到小鬼我就砍!”
 
老李头“咯咯”一笑,二人不在多话,只赶路。
 
行了不知多久,路面开始变的坑坑洼洼,不再平整,空气中似乎有了些火药味,老李头搙着鼻子嗅了嗅便喊住了张德顺。二人将独牛车推到路边沟里,又找了些干草,树杈遮挡一番,说到“车子咱们就不往里推了,这东西大,容易着眼,不方便”,然后猫着腰身带着张德顺往里走。
 
脚边偶尔横七竖八的躺着死兵,老李头未让张德顺翻找,只是跟他说再往里走走,里面的死兵多,东西也多些,还有就是没个特殊情况,切莫点着光亮,不要暴露了目标。
 
战争年代,老百姓上战场捡东西可是个掉脑袋的罪名,那些战场上的枪枪炮炮、衣服鞋帽都是获胜一方的战利品,哪是咱小老百姓能捡的?而且部队上为了防止附近百姓过来捡拾东西,战后的两天里日夜安排人手放哨,逮到一个枪毙一个,所以,老李头他们才等多了两个晚上。只可惜,到了这个时候,战场上除了未曾掩埋的尸体,能捡的东西寥寥无几,捡着了,靠的也是运气。
 
这二人摸着瞎行动起来。张德顺子起先对待死人还有些敬畏,“有怪莫怪,有怪莫怪,生活所迫,生活所迫”,动作也是小心谨慎,可是过了阵子,自个习惯了,也就没了这些个顾忌,把尸体掀过来倒过去,能摸到的地方都没放过,嘴巴都给撬了开,就为看看有没有颗金牙。
 
老李头对死人倒是敬畏三分,不敢肆无忌惮的乱摸乱翻,所以半个钟头过去了,只捡到半根破损的皮带,张德顺倒是手脚利索,麻布口袋塞了半袋,走到一处拖到一处,在地上磨的稀里哗啦响。
 
突然脖颈上一股凉风吹过,老李头本能的抬起了头,这回又看到不远处一个闪着白亮的东西,老李头心里一惊,莫非这次还能捡着玉石?想到这里,老李头又想起了拍肩膀的鬼事,自个有些犹豫,他又看了下张德顺忙碌的黑影,这才把心一横,摸了过去。不过这次,他就糟了灾,因为他忽略了今晚的月亮很黑暗,再好的玉石也没得反光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 ufojia 回复外星人 三个字,可以看50外星人种图片

------分隔线----------------------------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