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 最新消息,尽在UFO之家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ufojia.com
当前位置: ufo > UFO事件 > 为搜寻UFO四老人躲进山沟里

为搜寻UFO四老人躲进山沟里

发布时间:2011-03-30 15:37内容来源:网络 点击:
关注公众号“UFO之家网”每天推送全球最新UFO,外星人,麦田怪圈,灵异事件,搜索微信公众号ufojia添加。

为搜寻UFO四老人躲进山沟里

 “UFO是一个千百年来难解之谜,它绝非一个会就能解开的。 UFO的出现是无法预测的,对有的人可能只有永远的期待。 UFO观测基地,正是我们梦想的另一种实现形式。”

    春寒料峭,普兰店夹河镇小张屯的一处小山坡上,树木还没有发芽,到处是光秃秃的黄土地,显得落寞而寂寥。几乎没有人知道,在这个荒郊野外,藏着4位老人的追求和梦想。

    两年前,大连4位老人搭伴来到小张屯,他们开荒植树、建简易房、安装观测设备,自筹资金建立了中国民间第一座“UFO观测站”。在这里,老人们过起集体生活,他们春耕秋收、养鸡养鸭,每天都进行义务劳动,在实现自给自足的基础上,把经营所得投入到UFO研究中。他们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他们的观测站运行如何?理想和现实是否有距离?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近日探访了这个“UFO观测站”。

    观测UFO 建站占地400多亩

    距离市区100公里,记者触摸了UFO观测基地。这里是普兰店市夹河镇小张屯的一处半山坡,占地近400亩,周围两三平方公里内没有人烟。或许因为季节的关系,这一被外界感知神秘的地方只有光秃秃的一片黄土地,除了周围那些20多年树龄的槐树外,纯粹一片农家田园的景象。

    而在世界UFO大会执行主席、大连市UFO研究学会会长金帆的眼中,这里是一处绝佳的UFO观测基地:“这是小张屯地势最高的地方,视野开阔,星空灿烂,空气清新,特别是晚上,你会觉得自己离星星很近,可以看到整个天空。 ”

    靠近山脚的位置,建有一排简易房,粗隔板,没有取暖设备,但四张木头床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金帆说,这就是平时大家来观测时住宿的地方,2009年3月,经朋友介绍来到这里的,一到地方,大伙就被这里吸引了:偏僻、交通方便、人烟少、视野开阔、可避免外界打扰。正巧此处要转租,当即,他和几位会员和好友就共同筹措资金承包下来。其中有66岁会员王学恩、70岁的学会副秘书长王志意,还有UFO的老痴迷者齐绍霖,他是学会的法律顾问,今年80岁。

    金帆说,目前大连UFO研究学会登记在册约有400多人,这里是大家期待实现梦想的舞台。

    发现UFO 可能永远是期待

    “UFO的出现是无法预测的,对有的人可能只有永远的期待。 ”金帆说,所以在基地,会员们也仅是带上摄影机、录像机、照相机、望远镜等设备时刻准备着,或者长时间仰望天空。

    从事30多年的研究,金帆也只看到过两次不明飞行物。2002年9月那次他在自家阳台成功录下了这一刻,当时有人打电话给他,说在西南方天空发现了不明飞行物,他正巧位于解放广场20多层建筑的家中:“橘红色的、盘旋着飞速移动着,飞机不可能旋转飞行。 ”

    为什么还要建观测站?对此,金帆面露凝重的神色。因为他们这些试图寻找地球外智慧生命存在的证据的UFO研究者,一直被异样目光注视着。

    他从1979年就开始关注UFO,在他的努力下,大连市UFO研究学会成功完成了中国UFO事业发展的三级跳:第一跳是1985年在大连召开了中国首届UFO研讨会;第二跳2002年在大连召开了首届世界华人UFO科学研讨会;第三跳是2005年世界UFO大会在大连召开,而这次会议,也是非议较多的一次,这里面金帆的付出是常人无法理解和承受的。“大部分的UFO案例中,除了人本身外很少有别的证据。”金帆说,“UFO是一个千百年来难解之谜,它绝非一个会就能解开的。UFO如果一个会就可以搞清楚,那也太天真了。 ”这就是他始终坚持的原因:“UFO观测基地,正是我们梦想的另一种实现形式。 ”

    研究UFO 离生活并不遥远

    “当初对UFO感兴趣,其实还有一点超脱的心理,我研究天上的东西与世无争吧,没想到真正地研究起来,受益匪浅、奥秘无穷。 ”金帆说。

    几天前,广西一个人向他求助,说他好像梦到了外星人来找他,希望金帆能过去帮他检测一下;还有一些人对他说自己能讲“宇宙语”,就像收音机调台,只要到那个频道,不由自主地就说起来;还有的人说自己有预见未来的能力等等。“客观上确实存在这样的一些人,但不排除有一些人是幻听、幻想产生的现象。 ”金帆说,会员们也曾到各省市去追踪调查,但多次失望而归。

    金帆说他曾有很多奇怪疑问:在世界所有民族的上古神话里,都曾出现过一些从天上来的“高人”,不但助人类降怪除灾,还授予人类知识与生活技能,为何人类会流传着这些传说?为何人会一见钟情?为何一个人会对另一个人产生害怕和恐惧?为何会觉得曾经身临其境自己的梦境?

    “当我深入研究后,我有了自己的解释,从而妥善地处理相关事宜,为维护社会安定尽了自己一点微薄之力。 ”金帆说,他认为科学探索,在没有定论之前,不存在对错。

    坚持梦想 UFO会员成了“农场主”

    30多年的研究,金帆对UFO现象的观点独特,引起了世界的瞩目。他的论文《UFO与国防安全》、《以科学的态度研究UFO》曾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央视“走近科学”曾来连寻找他进行专访。 2001年美国《纽约时报》曾采访过他,并发表在当年1月11日该报的第一版上。Discovery Channel(探索频道)曾来连对他进行了采访,拍摄了专题纪录片。俄罗斯国家电视台也来连对他进行专访。

    但从2009年至今,为了UFO观测站的正常运转,金帆和几位会员却都成了农场主。“所有的经费只能自己拿。”金帆说,每次大家到站里,都要参加义务劳动。玉米、大豆、花生;萝卜、白菜、土豆……前前后后的耕地都变成了绿色的田园,“去年,我们还饲养了3000多只大骨鸡,300多只鸭子,100多只鹅,还有50多只绒山羊。 ”

    当地的农民看到这些城里老人下地干活,都很佩服:80岁的齐绍霖被称“力气王”,秋收时背上100斤的土豆抬腿就走;66岁的王学恩“女子不输男”,干起活来比他们都在行;还有人为了守护农场,骑电动车巡夜时摔伤……但为了给UFO探索提供物质上的支持,没人有怨言。

    “目前基地已有了一定的生态养殖基础,如果经营的好,这里是非常好的纯绿色生产基地呢。 ”金帆说这两年大伙投资了几十万,但大部分都“赔”了,一部分变成了机器和设备。

    寻求合作 找人帮忙管理基地农场

    “如果有经济实力,还可以修大型水塘养鱼,盖温室大棚,种植板栗、山楂等经济树木,经济效益很可观……”金帆说,但他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的确力不从心了。另外,如果UFO的基地想要长期监测的话,就需要有一些更加先进的设备,而一套自动观测设备就要30多万元,他们这些靠退休工资生活的人,很难再拿出资金来做这样的事。

    “会员们每个人都很忙。 ”金帆说,今年9月份,世界UFO大会将在北京召开,30多个国家的UFO研究专家和学者将参加。“作为大会的执行主席,各地的专家和学者都与我们联系,实在没有精力管理那片农场了。 ”金帆说,所以大家决定把观测基地的农场转租出去,或者寻求合作伙伴,为这里为UFO事业的建设添砖加瓦。

    记者问金帆为啥如此坚持,他说UFO研究的意义重大,它关系到地球家园的安危,关系到人类的幸福,他坚信UFO有一天终会走进科学殿堂。“你说雪雨都是纯自然现象吧,不是现在也可以利用自然现象的规律做出人工降雨来了吗,UFO现象的研究也有类似的道理。 ”

2006年秋,开封张大庆用数码相机对与UFO相似的星云和彗星成功地进行了试验观测;使观测精度比以前用25厘米口径望远镜的目视观测精度提高了五倍至十倍。而且新方法可在一分钟内投入观测,连续拍摄UFO。我们相信,大连UFO目击观测站的建立和发展将进一步提高对UFO的观测质量,并对我国的UFO定量科学分析和地外文明探索作出重要的贡献。

■天文学专家 UFO观测站具有重要科学意义

    记者就观测站连线中国科学院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行星天文学家王思潮,王思潮表示,大连UFO目击观测站的建立具有重要的科学意义,为它喝彩。探索地外生命和外星文明已成为当代天文研究两大焦点之一。UFO观测研究是探索外星文明的重要途径,2009年12月10日挪威夜空惊现神秘漩涡状光圈UFO,引起全球的关注。现在,观测质量的提高,已成为破解UFO这个世界未解之谜的关键之一。

    UFO的特点是不期而遇,又消然消逝,出现的持续时间往往只有几分钟至十几分钟,有时达到几十分钟,这种捉摸不定的特点给观测和破解带来很大的困难。西方国家和地区的政府有关机构或民间组织在多年探索后仍难于取得重要进展。

    经过我们四十年来对近百起UFO事件的深入调查分析,对UFO特点已有较深入的了解,结合现代观测技术的进步,现在已进一步认识到,建立一个高效高质量的UFO目击观测站,不仅十分重要,而且已具备良好的通讯和观测条件,证明实际可行。

记者刘坤 葛运福

关注微信公众号 ufojia 回复外星人 三个字,可以看50外星人种图片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