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 最新消息,尽在UFO之家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ufojia.com
当前位置: ufo > UFO事件 > 外星人访谈文件公开分享(2)

外星人访谈文件公开分享(2)

发布时间:2011-04-17 13:22内容来源:网络 点击:
关注公众号“UFO之家网”每天推送全球最新UFO,外星人,麦田怪圈,灵异事件,搜索微信公众号ufojia添加。

  在那之后,我读完了你写的书,内容十分引人入胜。我认为您显然是一位做足了「功课」并且应该会理解我个人经历的人。记得您在电话中引用过一位老哲人的话「伴随着崇高的权力而来的,是重大的责任。」,这些话一直以来对我都是一种暗示。虽然我并不认为我有什麽相关的权力去给您邮寄这些附带的文件,但是您的确让我感到了自己的责任所在。

  不仅仅因为我对您的认可,也由于种种的原因,我重新审视了我所处在的位置。我的确至少对于自己是负有责任的。我不可能向你讲述从 1947 年以来,我在个人炼狱中忍受着道德标准的摇摆不定和心灵深处的矛盾挣扎。在馀下的「来生」裡,我不想再玩那种「或许我应该或不应该」的游戏了。

  迄今为止,为了压制和消灭那些洩露我所协助保管的真实资讯的可能性,在这个圈子中已经有许多人被杀害了。世界上只有极少数人曾经看到或听说过我所保留了六十年的秘密。在过去几十年裡,虽然我曾经常认为「权利」已经被严重地误导去「保护」人类不受某类「认知」的(干扰),可是这类「认知」不仅仅是去承认外星智慧生物形式确实存在,而且他们一直都在积极活跃地监视和侵袭着地球上的每一个人。虽然这种情形每一天都在继续着,可我却一直坚信我已经被我们政府中那些「有影响力的人物」授予了重托。

  正因如此,我想现在是时候将我所掌握的秘密资讯转交给一个可以理解它用途的人了。我认为将这部分知识带到死后的沉寂中使其销声匿迹,并不是一种对自己负责的行为。虽然这个保密资讯曾被认为事关「国家安全」并因此贴上了「顶级机密」的「标籤」,可我还是认为让这些「既得利益」的知识服务于公众,比起保护这些资讯的好处会更多。

  此外,现在我已经 83 岁了。我已经决定使用一种自我执行的无痛安乐死方式,离开这个对我来说经久耐用的身体。我还有不到一个月活在人世的时间,已经没有什麽值得恐惧或失去的了。

  所以,我已经从我丈夫生活过大半生的蒙大拿州迁移了出来,来到了我丈夫的家乡–爱尔兰,我们在米斯郡租用了一座别墅楼上的一间漂亮的睡房,在这裡将我们馀生最后的那些天留给了我丈夫的祖籍所在地–爱尔兰的米斯郡。

  我将会选择在距离优雅神秘的巨墩「那奥思」(Knowth)和「道思」(Dowth)不远的地方离开人世。这些巨型石碑或大规模的石头建筑是公元前 3700 年前的产物,它们表面凋刻着难以破译的象形图画文字,它们与埃及金字塔以及遍及世界其它地点的神秘石碑都是在同一时期建造的。

  我所在的地方距离「特拉」山丘(The Hill of Tara)也不算远,据说那山丘是曾是古代 142 位爱尔兰国王在史前的关键时期登基宣佈统治权的地方。在古爱尔兰人的宗教信仰和神话故事中,「特拉」山丘被描述为「神灵们」居住的场所,也是进入「其它世界」的入口。

  圣帕特里克曾来到「特拉」征服了古宗教的异教份子。当你阅读一些相关文献时,你会发现虽然他在当时可能有效镇压了这一地区的宗教习俗,可是并没有对那些将文明带到地球的「神灵们」造成丝毫的影响。正因如此,这个地方将很适合我启程离开这个不洁淨的世界,最终释放掉此生所有的负担。

  从一个显而易见的后知之明视角来看,这一切已经显示出了对我本人更高的期盼:去协助整个星球乃至我们银河系的全部生物形式的倖存者!

  我们政府的现状已经成了「保护人民」免于接受对这类事件认知的行政机构。而事实上,由无知与保密的行为所提供的唯一「保护措施」,是为了隐藏那些私人的议程,已到达继续保有奴役他人权利的目的。而且透过这样的做法,使用迷信和麻痺的手段,可以使每一个刚刚觉察到这些的反对者和拥护者们放下防备。

  因此,面对这样一桩曾使我向每个人(包括我的家人)隐瞒和保密的重要事件,这一次我将自己保留的原始文件和唯一现存的个人笔记资料放进了邮寄包裹中。同时,我也附带了当时由速记员转录与外星人会见访谈内容的列印副本,稿件包含了我与外星飞碟驾驶员从头到尾每一次会见的访谈内容记录。我没有任何关于这次访谈的现场录音资料,直到现在也没人知道我曾经可以秘密地保留这些官方专访的记录副本。

  现在,我将这些文件委託给你,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以任何你觉得合适的形式向全世界告知裡面传达的资讯。如果可以的话,不要因此让这一事件危及到你的生活或健康问题是我唯一的请求。如果你能够想办法将我的一些个人经历写入虚构的故事中,比如以小说的文体形式出现,那麽在故事中所体现的真实材料内容就会很轻易地避开任何管制机构的阻碍,儘管他们经常把「国家安全」作为对抗个人审查和司法公正的私人盾牌使用。

  透过这样的做法,你可以对那些资讯关联的任何来源问题拒绝承担责任,同时声明那是一个你想像中虚构的故事。无论谁说「现实比虚构更不可思议」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所有这些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难以置信」的。然而不幸的是,「信任」对于现实本身来说并不是一个可靠衡量标准。

  同样,如果你将这些记录内容,介绍给任何一个宁愿选择去做物质和实用主义或精神的奴隶以驾驭自由的人,那麽,我确定包含这样实质问题的主题应该会引起这类人极大的反感。如果你想尝试以事实报导的形式,将这些文件在报纸或电视的新闻媒体中发表,那麽他们应该会断然拒绝为一个疯子的作品进行报导。这些文件所反映的本质问题会使他们难以置信,因此被认为不可靠。恰恰相反,其实这些资讯的发佈,对于某些政治、宗教和经济的既得利益来说,是一种潜在的毁灭性灾难。

  这些文件中所包含的资讯,与你对遭遇外星人事件和超自然体验的兴趣和调查研究有关係。说实话,如果用你撰写的「The Oz Factors」一书中的类比方法,其他少数几个有关「外星人」影响作用的事实报导,就好像在环绕地球的毁灭性飓风涡流中心处的一缕轻风,微不足道。在这个宇宙中,真的有巫师、邪恶的巫婆和飞猴!

  这个资讯(罗斯威尔事件)已经被许多人质疑很久了,包括一直来自于主流媒体、学术界和「军事–工业複合体」方面的不断否认,艾森豪威尔总统曾在离任演讲中警告过我们(与公众利益相违背的)「军事–工业複合体」的问题。

  正如你所瞭解的那样,在 1947 年 7 月,罗斯威尔军用基地的军方组织召开新闻发佈会公佈了这样一则消息:基地的第 509 空军轰炸大队,在新墨西哥州一个靠近罗斯威尔的农场,收穫了一架坠毁的「飞碟」。这一事件引起了媒体的强烈关注。

关注微信公众号 ufojia 回复外星人 三个字,可以看50外星人种图片

------分隔线----------------------------